骨萎缩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足球超越生死,德罗巴让科特迪瓦内战停火的 [复制链接]

1#

作为球员,德罗巴的成功毋庸置疑,但魔兽的影响力早就超越了足球圈,可以说在科特迪瓦国内他有着至高的地位。年在德罗巴的带领下国家队成功的阻止了象牙海岸的内战,BBC体育就回顾了当时前后发生的情况。

苏丹第二大城市乌姆杜尔曼的阿尔-梅里基球场在全世界并没有太大名声,这块被称作红色城堡的体育场却曾经见证过足球圈最感人的奇迹。

那是年10月8号,06年世界杯预选赛科特迪瓦VS苏丹的较量在此进行,当时喀麦隆只要战胜埃及就能第六次跻身决赛圈,而对于1分落后排在第二的象牙海岸来说除了赢球还要期盼对手出错才能历史性的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非洲大象的黄金一代让人印象深刻,但那个时候整体实力还没有那么突出。球队的领军人物自然是德罗巴,同时还有科洛-图雷、埃布埃以及左科拉等人,他们都效力于英超,甚至可以说科特迪瓦算是一支伦敦的编外球队。那时候另一名巨星亚亚-图雷还在希腊的奥林匹亚科斯,名声尚未彰显,很明显光看他们的阵容确实有称霸非洲大陆的实力。但他们在预选赛中被喀麦隆双杀,所以在苏丹的这个夜晚对于科特迪瓦将士来说还是有点煎熬。

彼时的科特迪瓦众将士正站在历史大事件的入口,他们国内局势动荡不安,总统巴博的政府军控制了南方,而由纪尧姆领导的反对派阵营新力量则是雄踞北方。

南北之争在年9月19号打响,反政府军进攻了国内数座城市,流亡在外的前科特迪瓦前国脚塞巴斯蒂安-纳霍尔回忆说:“当时情况很可怕,给妹妹打电话的时候都能听到她房子外面的枪声。一家人在床底下足足躲了4天,只有在寻找食物的时候才会出门。”

“我最关心的就是家人们的安全,每天早上醒来都非常担心。”

最初战争打的很激烈但持续时间短,双方很快就在南北分界线上形成了坚固的阵地。大部分战斗在年就结束了,但紧张的局势在05年再次升级,科特迪瓦的未来看起来很暗淡。

随着金元足球的兴起,运动员似乎和普通的男女完全不同了,高额的薪水能够让他们迅速进入一个不同的领域。但那天晚上,尽管科特迪瓦的球星们在欧洲每年都能赚几百万英镑,可他们知道更多的人正处在危险之中。没有人能比他们更能了解这一切,这个时候有一个男人站了出来,站在舞台中央带领他的队伍做出了惊人之举。

魔兽在年以万英镑的身价转会切尔西,在英超的9年他给人留下了太多深刻的印记,除了那种咄咄逼人的中锋打法还有他超越运动员范畴的公开发声,不管你爱他还是恨他,这个男人在西伦敦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

德罗巴拿到了4次英超冠军,4次足总杯冠军,3次联赛杯还有1次欧冠奖杯。阿森纳就经常发现自己很容易被德罗巴这种粗暴的球风所激怒,温格是这样评价他的,“迪迪埃是一个胜利者,而且他会一直这样直到生命尽头。”

德罗巴的确是一个胜利者,但是在那年10月的苏丹之夜,他所承受的压力却完全不同。

喀麦隆与埃及在开罗的比赛和科特迪瓦对阵苏丹的这场同时开球,对于非洲大象而言只有先拿到胜利,其它的再说。这场比赛毫无悬念,第73分钟迪恩达内就梅开二度,当时大比分已经3-0,第89分钟对手一度罢赛但已经于事无补,科特迪瓦3分到手,但是在北方英里以外情况却完全不一样。

喀麦隆在第20分钟取得领先,但比赛一直很焦灼,第79分钟埃及扳平比分,如果两队战平,那么科特迪瓦将反超他们完成晋级。在比赛还剩下几秒钟的时候比分还是1-1,科特迪瓦看起来已经为他们首次世界杯之旅做好了准备。德罗巴站在那里,周围都是队友。他们一边听着收音机一边紧张的等待。接着,电波里传来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伤停补时第4分钟喀麦隆获得点球。

每一个心碎的故事背后可能都有一个与之相反的欢乐海洋,沃姆的点球打在了左侧立柱然后飞了出去,煮熟的鸭子同样也飞了,喀麦隆球员聚集在一起,在禁区里茫然且沮丧,一些人用球衣遮住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在另一块场地上科特迪瓦人爆发了,这是他们历史上第一次参加最高级别的国际足球比赛。

“整个国家,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洋溢着幸福,那一天我们都忘记了这个国家仍然是分裂的。”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一位20岁的年轻学生奥马尔如此说道。

冲进世界杯这件事情已经足够震撼,但最震撼人心的事情并不是发生在足球场,而是在梅里基体育场狭小的更衣室里。按照惯例德罗巴会在赛后进行祈祷,这是一种仪式,但那个晚上情况却完全不同。

随着庆祝活动的展开,一台摄像机被引入更衣室,所有的队员们在它面前挤作一团,胳膊搭在彼此的肩膀上。站在中间,手里拿着麦克风的是德罗巴,切尔西前锋的身影威风凛凛。

“科特迪瓦的民众们,”他开始说道。“从北部、南部、中部到西部,我们今天证明了所有科特迪瓦人都可以共存,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获得世界杯决赛资格而一起踢球。”

“我们向你们承诺,庆祝活动将使人民团结起来,今天,我们向你们跪下祈祷。”就在这时,球员们都跪了下来。

“一个拥有如此多财富的非洲国家绝不能陷入战争。请你们放下武器,举行选举。”德罗巴恳切的说道。这段视频在网上可以看到,只有1分钟长但却震撼人心,最后球员们再次站了起来。“我们想要快乐,所以别开枪了,”他们欢快地唱到。这段视频被科特迪瓦电视台反复播放,震撼了整个国家。

等他们回到家时大Party已经开始了。有报道称,埃及大使馆外挤满了跳康茄舞的民众,他们对平局表示赞赏。当天晚上,就连反政府军首都布瓦克也随着胜利的节拍跳起舞来。

在狂欢中人们高举装着德罗巴牌啤酒的杯子,跳着开心的舞蹈,整个国家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仍然处在亢奋的状态中,要知道当时的科特迪瓦是一个严重分裂的国家。

随着视频在电视台反复播放,影响力越来越大,最后达到了足以改变国家现状的地步,对峙双方都向谈判桌靠拢,并且最终签署了停火协议。

可以说,任何好莱坞编剧都会为这个结局感到骄傲,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结。年德国世界杯,科特迪瓦小组赛就被淘汰,他们先后输给了阿根廷和荷兰,最后一场则是战胜塞黑。可以说,这是一次令人尊敬的世界杯处子秀。

第二年,德罗巴又宣布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消息,在他获得非洲足球先生后魔兽宣布准备在科特迪瓦反政府军控制的地区进行一次旅行。这当然不是一次纯粹的旅行,他想把国家队的主场比赛放在那边。

他说原定于年6月3号进行的科特迪瓦和马达加斯加的主场比赛将不会如期在阿比让进行,而是在反政府军首府布瓦克开打。这在两年前是不敢想象的,而且人们还不清楚他的声明是否得到了总统的批准。

在科特迪瓦为《名利场》杂志工作的记者奥斯丁-梅里尔说:“别忘了,德罗巴来自南部——来自巴博的地区——他当时就像神一样。”那一天,象牙海岸北方城市的气氛充满了期待。

“这简直是疯了,”梅里尔当时开着车跟着国家队大巴在重兵护送下前往体育场。道路两旁都是聚集的民众,他们兴奋地站在车顶,挥舞着双臂,就连武器掉在地上都不管。而体育场内,政府军和反政府军来回喊着足球口号,这和之前发生的暴力事件相比是一个显著的变化。

“感觉不只是足球,”当时正在阿比让看电视直播的奥马尔回忆说。“每个人都在12点停止工作,喝着啤酒或者香槟,所有人都很高兴。”

比赛完全呈现一边倒的形式,终场结束前5分钟象牙海岸就已经4-0领衔,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一场精彩比赛。最后时刻,德罗巴过掉门将将比分再一次扩大,进球后狂欢的声音响彻整座体育场。

当时这个国家都在庆祝,在德罗巴对面的看台上,甚至连平时挥戈相向的老对手们也都一起欢呼。

终场哨声吹响后,球迷涌向球场,保安人员在球员周围围起了防护网,尤其是德罗巴他是重点保护对象,布瓦克比赛的象征性姿态似乎再次团结了一个国家。

“整个科特迪瓦都欢欣鼓舞,每个人都聚在一起,”纳霍尔说道。“我们对德罗巴和他的球队充满了希望。他们有来自北方的图雷,来自南方的德罗巴,真是一幅真正的象牙海岸镶嵌画。”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接下来的情况并没有如人们预期那样。随着南北双方分歧的加剧围绕着这两场比赛的喜悦开始消退。仅仅5年之后,在一次有争议的选举之后,暴力再次笼罩这个国家并且导致人死亡,总统巴博被捕,并且在海牙国际法庭因为反人类罪接受审判。

年1月,所有指控巴博的罪名都无效,但一年后他依旧被关押在比利时等待上诉结果,而科特迪瓦仍然处在一种微妙的政治状态。

其实从足球层面来说象牙海岸的黄金一代从未真正发挥过他们的潜力,在年和年非洲国家杯决赛中都倒在了最后的点球大战。相对应的,他们的明星效应逐渐减弱。

年,德罗巴结束了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他在6个国家取得了成功,在非洲伟人的神殿中占有一席之地,他和他的队友影响力早就超越了足球,他们做到了令人赞叹的事情。

“他们表明,我们仍然可以生活在一起,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生活在象牙海岸。这不是关于足球,而是一个国家的统一,”奥马尔说。

德罗巴和他的队友们并没有单枪匹马地消除内战。但在两场足球比赛中,他们至少给了这个陷入困境的国家一个充满希望的理由。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