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萎缩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拽天之旅武汉后记VS方方日记,一目 [复制链接]

1#

戳上面的蓝字
  一个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边远小城的小护士,援鄂抗疫回乡之后写的“抗疫后记”:
  今天,是我从湖北抗疫前线归来,上班的第一天。单位的院长和全院的医务人员,在医院门前,列队欢迎我的归来。医院门厅上方,挂着欢迎我的横幅,医院门前,聚集了好多人。
  我下车,给司机鞠躬。我的护士长,早已迎过来,相拥而泣。紧接着,我向院长鞠躬!向全院医务人员鞠躬!向那些不认识的给我鼓掌的观众鞠躬!


  我怀着一颗谦卑感恩的心,以鞠躬的礼仪,医院的领导和同事们!医院唯一去武汉抗疫前线的护士,医院一百多医务人员。短短两个月的分别,好像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我眼里含着泪,又见到了我朝夕相处的同事们,我平安地回来了!
  大家簇拥着我,一一握手,不时拥抱,我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


  我是学护理专业的,才上班两年。医院里,每天工作在内科护士站,配药、扎针、换药、巡护,整天往返忙碌在护士站与病房之间,有时,也会遇到病人和家属的冷眼和不屑。
  我这辈子,只想默默地当一个专业护士,过平平常常的日子。我还是一个招聘人员,不在正式编制内。我常常羡慕编内的医生和护士。我一直以来的最大愿望,就是哪一天,我能成为正式的编内人员。我从来没想过出名,更没想过成为英雄。可是,两个月,改变了我的人生!这,我连做梦都不会想到。
  年,过完除夕夜,正月初一,医院,说院长找我。见到院长,他说上级卫健委已经确定支援湖北,院里选我参加自治区医疗队,去武汉抗疫。先去自治区卫健委报到,然后乘包机第一批飞抵武汉。院长与我谈话半小时,说了一些要求,也叮嘱我要注意保护自己。医院行政办主任,给我买好了随身携带的物品,还有去自治区的机票。

回家与父母简单交待了一下,我跟父母说,是去自治区参加业务培训,没说去武汉,怕他们不放心!我简单打点一下行囊,就匆匆赶往车站,去一百多公里外的机场。离开小城时,我看了看熟悉的街道,那些沉浸在春节快乐之中的建筑,还有节日的彩灯———没有欢送,没有告别。

小城的人们不知道我这么个小护士,刚过完除夕夜的一个出行者,正在匆匆赶赴武汉前线。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回到这个小城,还能不能再看到这小城里的风景。我的心情很复杂,毕竟这不是去旅游,这是奉命去武汉抗疫前线,是以一个医者的身份,肩负着使命去救人,去以命救命!生死未知!


  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我已抱定誓死报国的决心。因为,国难当头,大疫当前,既然国家选择了我,我当逆行向前,绝不退缩!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到达武汉后,我所在的医疗队,再被上级安排被派往湖北荆门市。五十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们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一天得工作十几个小时。按照严格的护理流程,日夜轮换。在十几个小时里,不吃不喝,不上厕所。

身体的透支,疲惫的极限,面对着一个个感染的患者,也面对着一个个死去的病人。护理患者,换药,看医疗器械检测,管理患者的吃喝拉撒,象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在这里,生命是崇高的,职责是神圣的,我感受到了一个医者的天职。

当病人没有了生命体征,我们有时是一个人,为逝者从头到脚,擦拭一遍,换上衣服,装进统一的尸体袋,向死难者三鞠躬!用车推出病房,送到专用的停尸房,再由消毒车送到火葬场火化。
  

在病毒感染者住院或者去世后,他们的亲人都不在场,死去的人,身边是没有一个亲人为他们送行的。这些都由我们医者负责。

难怪在医疗队离开武汉,离开湖北时,那些家属和亲人,长街跪哭!声音嘶哑!他们不知道为他们亲人送行的,是哪一个医者,就连感染者本人也看不到医者的真实面容。

但是,每一个死去的感染者,都受到了最好的治疗。一个感染者的医疗费,都是几十万,乃至上百万。任何一个感染者,都受到了应有的尊重,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专业护理,不是亲人,胜过亲人!


  国家把我们四万多医疗队员,派到湖北,分到16个地市,还有武汉的火神山医院。给我们最好的生活保障,用最好的防护服,提供最好的工作待遇!我们每个人,都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没日没夜的拼命!为国一战,不惧生死!神圣的使命,让你不再是过去的自己,而是四万多抗疫大军的一个勇士!

我偷偷地写好了遗书:如果我被病毒感染了,死了,我的遗体捐献国家,做医学解剖之用。这是疫情前线,感染随时都可能发生。在这里,每一个医者的灵魂,都受到空前的洗礼!身后背负着家乡领导同事和几十万乃至几百万乡亲的厚望,把生命置之度外,不辱使命,尽职尽责,是唯一的信念!


  离开家乡一个多月以后,我在湖北荆门抗疫的消息,上了家乡的电视新闻。内蒙古自治区的各个机场、城市的广场和大的商厦,滚动播出我们赴鄂医疗队的头像。父母才知道我在湖北荆门抗疫。家乡的党政领导和卫生系统的领导,去我家慰问,送去了两万元慰问金。我的父母,从来没想到会有这个殊荣!小城市的人们,知道我在湖北前线抗疫,都期盼着我能早日平安归来!


  三月十七日,我们第一批撤离湖北,欢送我们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头儿,那时候,武汉还在封城呐,湖北各地还没有解封。但是很多人聚集在我们的驻地楼前,居民楼上的人们,开窗挥动着国旗,大声喊着:感谢!谢谢你们!……望着一路欢声雷动的人民,有对我们哭,有对我们笑的,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们的真情谢意,我和队员们,都被湖北人感动哭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次次的给他们鞠躬!感谢他们的深情厚谊!感谢他们为了国家的付出!
  封了武汉一座城,控制疫情救全国。荆楚大地的六千多万湖北人,响应国家隔离的号召,控制了疫情向全国蔓延。你只有到了湖北,到了武汉,身临其境,才会深深地感受到湖北人民,所做出的艰辛努力,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包括成千上万亲人们的生命!危难之际,深切感受到大家空前的团结在一起,仿佛就像是一家人,是的,全体中国人几千年来,本来就是荣辱与共的一家人……
  我们这些来自各省区的医疗队员,每一天,都被感动着。奉国家之命,来湖北抗疫,我们的身心与这片英雄的土地,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每天,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热血与拼搏在创造着奇迹。
  在武汉天河机场,登上返程的包机,我的心难以平静。起飞了!在万米高空,透过机窗,再看看大武汉,这是一个拥有千万人口的大都市,这是一片英雄的土地!我平生第一次来武汉,竟然是作为一个医者,奋战了五十多个日日夜夜。我也被授予荆门市荣誉市民,享受在荆门终生旅游和宾馆免费的待遇。我们的名字,也被荆门收录,将存放在荆门博物馆。
  回到内蒙古自治区的鄂尔多斯,自治区的领导亲自到机场迎接!警车开路,警察敬礼,敬献鲜花,敬献哈达!人们夹道欢迎!我和队员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坐专机,过水门,警察护送,长街欢迎!这辈子,曾经去湖北抗疫,受到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太荣幸了!见到了那么多领导,那么多专家教授,那么多场面,那么多礼仪,那么多感动———开眼了,长见识了,我也变成了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人!一个人,当你的生命与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你会感到崇高和伟大,使命比生命更加重要!
  住在鄂尔多斯豪华的宾馆里,一日三餐,吃得都是上乘的佳肴,享受着高规格的贵宾待遇。隔离十四天后,我们一行十五人坐飞机,回到了呼伦贝尔,隆重的欢迎仪式后,我坐着市里来接我的专车,两个小时后,回到了离别两个多月的小城。我走的时候,冰雪寒风,如今归来,已经是春风拂面。走时静悄悄的,今日归来,小城人流如潮。迎接的仪式,更是让我感动不已。警车开道,警察列队敬礼!市委书记、市长,医院的领导和同事,握手!献花!照相!领导讲话!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家乡这个场面,而且是万人空巷的欢迎我的归来!感动!流泪!无语!
  我有何德何能,能受到湖北荆门市所给予的如此殊荣!作为一个护士,我今生真是太荣幸了!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自治区给我们每个赴鄂医疗人员,颁发了两枚特制的金质纪念奖章。我已经被自治区列为转正人员,成为享受编制待遇的国家事业单位正式职工。还有,按照国家的文件要求,在湖北抗疫期间,每天都有补助,自治区也有补助,加起来,一天达到八百块钱,还有另外的奖金,还享受内蒙古自治区东西八千里的风景名胜区终生免费旅游!
  我本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护士,履行一个护士的职责,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我应该做的。从湖北荆门市,到自治区,到家乡,给了我这么多殊荣和奖励!这是对一个援鄂医者的莫大奖励!


  我,为自己去湖北前线抗疫,而感到荣幸和自豪,也让父母和亲人们,感到骄傲!
  我深深地懂得,鲜花,掌声,荣誉,一切都会归于平淡。我会尽快地回到工作岗位,以一个谦卑的心,感恩的心,加倍地工作,为人民尽职尽责地工作,以此不负这些殊荣!
  我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护士。今生选择了护理专业,我无悔人生,无愧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因为,我曾在武汉抗疫前线,战斗了五十多个日日夜夜!这将是我人生难忘而荣光的一段历史。
  短短两个月,我成了小城里的英雄,我好像在做梦一样!可是,这已经是现实了。自从去了武汉,我学会了鞠躬。谦卑,感恩,这将伴随着我的一生!

让人走进你,如浴春风,这才是一个有仁心的医者!

二、

作家方方: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19)

年02月12日23:42分类:时事标签:新冠肺炎防疫阅读:评论:0

正月十九。

封城的第二十一天。有点恍惚感。我们居然被封这么久了?我们还能在群里说笑?还能相互调侃?还能从容地盘点自己吃了些什么?我们真是很厉害。

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即看到一个同事发的朋友圈。她说她从厨房到房间,跑了三公里。这个更加厉害。这种跑步感觉,跟沿着东湖看着风景跑,完全不可同语。我想,我到底老了,若是如此,怕是会转晕。

今天天色很明亮。到了下午,还出了一会儿太阳,让冬天多出些明媚。

小区的封闭令昨天已经下达到了各社区。所有人不能外出。这道命令,仍是为更严格的隔离而下达。经历过这么多天,看到了那么多悲剧,大家都能理解,并也都很坦然地接受了。

考虑到每家都有吃饭问题,所以各小区基本按各自的实际条件,让每家隔三天或是五天有一人可以出去采购。由此,武汉人这几天应该都在分头采买和储存食品。今天同事派她的先生当“活雷锋”。不仅买了他们自家的,也给我和楚风家各买了一袋食物,并且一直送到家门口。我属于易感人群,楚风腰伤难动,于是我俩都成为照顾对象。袋内有肉、蛋、鸡翅和蔬菜水果。在以往开城的时间里,我家的食物都没有这么齐全过。以我每天不足二两米和一点菜的食量,我跟同事说,这下子够我吃三个月了。

听我大哥说,他们的小区只开通一个门,每家隔三天可以有一人出去。而我小哥说,他们小区有个外卖小哥,每天在外面为大家采购所需食物。每家开出清单,他照着清单去买。小哥家请他代购了一大堆蔬菜鸡蛋调味品消毒液还有方便面。在小区门口进行交接。小哥说,我们又可以好几天不出门了。小哥居住的小区,医院对面,前两天的最具危险的小区中,排名第一。小哥说:“让我们一齐继续坚守,希望二月底能够彻底好转。”

是的,这大概是所有人的愿望。

艰难时日,善良人还是很多。云南作家张曼菱发给我一个视频,是她当年下乡的盈江县给湖北捐赠的物质,近百吨土豆和大米。她说这是《青春祭》的故乡。《青春祭》是我们那个年代人都看过的电影。是我们这代人的青春记录。我去云南多次,但真不知道盈江。这次,深深地记住了。

吃饭时,依然在网上浏览。更多的还是前几日的陈旧信息。一咋一唬的东西仍然多。朋友们重复着发,改头换面着发,交叉着发。手机的容量都不够了,于是自己也像网管一样,开启删除风暴。

新的内容真的不多。疫情朝着好的方向扭转,嚣张的病毒似乎呈现出疲软感。这几天,或许很快可以看到拐点,尽管前期的重症病人仍然还在陆续死亡。但是,我却有了某种不安。呼救的病人的确少了,而武汉人的自我调侃也少了。这给我以两种感觉:一是工作更为有序,类似于诸事均上正轨。病人只要呼救,都有人在管。二是,武汉人似乎变得沉闷起来。

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创伤。这恐怕是绕不过去的一件事。无论是关在家里二十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经顶着冷雨满街奔波过的病人,更或目送亲人装入运尸袋被车拖走的家属,以及看着一个一个病人死去而无力拯救的医护人员。等等等等。这种创伤,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里,形成困扰。疫情之后,我想,恐怕需要大批心理咨询师前来武汉。如有可能,当分社区分批次对每一个人作一次心理疗治。人们需要发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诉需要安抚。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今天的心情,其实有很多难堪。我已有不吐不快之感。

好几个城市都派人前来支持武汉的各个殡葬馆。支援者们全都亮开旗帜照相留念,然后贴到网上。来援人手不少,看得人不知所措,痛彻心扉,外加毛骨耸然。感谢他们的来援,但也很想说一句:不是所有的事,都适合大张旗鼓。不要吓唬我们好不好?

政府要求公务员下沉到基层,这是好事。我相信很多公务员也会非常尽职。但是有朋友传给我一个视频:一群下沉的人们高举着红旗去了。他们在红旗前照相留念。感觉像是到了一个旅游点,而不是在一个苦难沉重的疫区做事。照完相,他们便把身上穿的防护服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朋友说,他们要干什么?我哪里知道?我想这是他们的习惯。他们早就习惯做任何事都先把形式做足,都先自吹自夸。如果下基层工作是件日常的事,如同他们上班一样,他们用得着打旗帜吗?

还没写完上一段,同学群又冒出一个视频。它让人看了更加不适。医院里,推测有领导视察吧?一群人站立着,几十个,其中有官员,有医护人员,大概也有病人。他们都戴着口罩,对着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们放声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歌虽然人人会唱,但有必要非在病房里这么高歌吗?

想过躺在床上病人的感受没有?

这不是传染病么?

不是肺部出不了气吗?

湖北这一次疫情为何会如此严重?湖北官员为何会被众网民诟病?湖北的措施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出现问题?步步出错,让百姓的苦难层层加剧。到现在,难道还没有人反思一下?拐点还没有来,人们还在受难,百姓还困于家中,就要如此急切地举着红旗唱开颂歌吗?

我还想说: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你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不然,百姓的苦难还有个完吗?

(方方:对你的表演我已经看够了。现在最务实的就是让这个小宝宝再教你唱一遍“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不论你心中有没有中国,都要教你唱。因为你必定还不是老外。)

长按上方“识别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